http://anji.ysneo.com/Img/2020/4/2020041026784d92924b4f6aba9cb07c16ef05a6.jpg
春节以来,为了保障上汽KD件与整车出口,上汽安吉物流与集团旗下整车厂、国际业务部门通力合作,公路、铁路、水路运输全面发力,
http://anji.ysneo.com/content/2020-04/08/000143.html

等待处理…

为工厂复工、海外出口提供有力保障

上汽安吉物流多式联运接受大考

2020/4/10

春节以来,为了保障上汽KD件与整车出口,上汽安吉物流与集团旗下整车厂、国际业务部门通力合作,公路、铁路、水路运输全面发力,以海陆空联运、集成管控、关口前移、管理下沉和全球协同等一系列举措,顺利保障上汽整车出口订单100%完成,为上汽的整车生产和海外出口提供了有力保障。

共享员工保人力 另起炉灶供包材

安吉智行郑州KD工厂为上汽泰国基地供应零部件,春节期间就已开始确认员工返岗率,与泰国基地沟通供货时间,确保上汽海外生产基地的正常运行。

但郑州属于疫区,很多员工出不来,返岗率上不去。安吉智行在紧急招聘员工的同时,利用开工时间差,调剂内部资源“共享员工”,让其他项目组的员工先来KD工厂工作,最大化利用现有人力资源。但确保人员到位只是第一道难关。工厂的包材供应商位于开封工业园区,园区因出现一例疑似病例而被封锁,原材料和成品都拿不出来。项目组的员工们很快联系上第二家包材生产基地,“一方面,我们从上海、山东、福州等地紧急调运包材到郑州KD工厂;另一方面,我们和供应商一起重新安排好原材料和人员,‘另起炉灶’开始生产包材。”

就算有着两手准备,由于生怕包材供应会“吃了上顿没下顿”,于是开始两班倒,24小时跟踪包材的生产情况。2月27日,当郑州KD工厂的一线工人们连夜把所有的零部件包装完毕,装入集装箱送往青岛港,项目组成员才稍稍放下心来。

最短线路抢时间 特别排班保发运

距离青岛港700多公里外的上海海通码头,则迎来了一批特殊的货物。

2月10日,安盛船务公司接到了一通电话,得知上汽在南京有51辆即将出口的车辆急需运到上海。当地公路铁路受阻,水路成为替代方案。安盛船务立刻响应,着手开通南京到上海的超短途水运线路,3天后,这趟安盛船务“最短的水运线路”便起航了。

与此同时,国外运输也不断遇到新情况。随着菲律宾港口对船员防疫有了更严格的要求,安盛船务一边筹备防疫物资,一边开始寻找新办法。

安盛船务国际业务部执行总监石健介绍:“我们及时调整了船员的排班,让上汽安吉凤凰号的船员从南美回来后,全部留在船上隔离,等产品装船后,直接开往菲律宾,最大程度降低船员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同时满足菲律宾港口的防疫要求。”2月29日,装载着40辆上汽大通各类车型、454辆上汽名爵各类车型和其他品牌车型的上汽安吉凤凰号从海通码头出发,驶向菲律宾。

“今天我刚得到消息,船只已经开始卸货了,过几天就能回来了。”石健表示:“我们都安排好了,菲律宾是这两年上汽销量增长很快的一个海外市场,我们一定会保障供应链,不让海外销售按下暂停键。”

“期待武汉去荷兰的班列”

距离上海800公里外的武汉,安东铁路武汉基地经理刘俊涛已经和30余名同事一起待了一个多月没回家。“我们从1月23日起就没回去过,主动把自己隔离起来,不与外界接触,就是为了保障物资能够运输。”

上汽大通生产的负压救护车就是从上汽大通无锡生产基地走公路运输到南京,再从南京紫金山站走铁路运输到武汉大花岭站的。“过两天,最新一批大通负压救护车也要运到我们大花岭火车站了。”提起这些救护车,刘俊涛语速都变快了:“不管救护车几点到站,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去卸货。”

由于公路封锁,安东铁路就增开17条运输线路来保证安吉物流的整体运力。疫情期间,15批近5000辆出口商品车从郑州走铁路到连云港和海通码头,被运往九个国家。

刘俊涛和同事们期待着疫情结束的那一天,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物流也能恢复正常秩序。“我们正在为未来从武汉发往阿姆斯特丹的中欧班列做规划,那会是第一趟从武汉到阿姆斯特丹的国际专列,运送的是上汽通用汽车的产品。”(转自《上海汽车报》)


扫码观看东方卫视报道《海陆空联运护送中国汽车顺畅出口》

上篇:没有了
下篇:公司下属各企业防疫经营两手抓,全面奋战促生产
分享到

© 2020 安吉物流报
ICP备: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