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nji.ysneo.com/Img/2020/6/2020062880ad02f965a04eb48b690159efabf883.jpg
2月18日,上海海通码头运营部当班值守的钱仁杰接到一个电话,得知“安达5号”滚装船当天晚上从南京驶往上海,需要立即安排卸船计
http://anji.ysneo.com/content/2020-06/24/000164.html

等待处理…

南京到上海 一次特别的超短途水路运输

2020/6/28

2月18日,上海海通码头运营部当班值守的钱仁杰接到一个电话,得知“安达5号”滚装船当天晚上从南京驶往上海,需要立即安排卸船计划。钱仁杰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南京到上海,竟然有这样的超短途航线?”

时间回到10天前,安吉(上海)收到客户邮件:上汽乘用车在南京有一批名爵出口车必须于2月20日之前抵达上海海通码头,否则赶不上预订的船期。寥寥几行,背后却是“压力山大”——疫情期间,南京市规定市内所有仓库暂缓复工,非当地轿运车上路受限,公路铁路物流网络基本停滞。

客户的需求就是责任。安吉(上海)副总经理王峻及运营管理总监杨术当机立断,启用多式联运应急方案,对接客户上汽乘用车的主管朱婧立即和安盛船务总经理助理周驰斌商讨公转水替代方案的可能性。

电话那头传来:“好,马上来落实!这应该是我们开通的最短水运线路了。”朱婧稍稍松了口气,旋即安排南京运作中心加紧催促复工申请审批:“盛经理,你们再与当地管委会协调沟通下,能不能联合主机厂加快一下审批进度,这批车全靠你们运到南京江盛港呢!”

这一夜,围绕这批出口车,上海、南京两地的这些安吉人彻夜难眠。深夜11点,朱婧的手机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船安排妥当了吗?”“南京附近的锚地有我们的船。我们还在综合分析各江轮锚泊位置、疫情期间行动轨迹,尽量减少船舶空舱行驶的距离,明天肯定没问题,朱经理你就放心吧。”

安盛船务派出“安达5号”到南京江盛码头待命,运作中心也终于在2月12日拿到了同意提前复工的批文。

前方各项准备紧锣密鼓,后方的支持团队一鼓作气完成了线路规划、成本测算、供方采购等工作,仅用一天半就完成了这次最短水路线路的流程。

由于疫情管控,在南京前端发运、上海到港卸船作业都面临着人员到岗率低、运力严重不足。整车物流的采购经理曹坚立刻着手发掘社会资源,一同帮助寻找符合条件的帮运公司;海通码头三支部党员突击队研究制定“一船一方案”的防疫措施,冲锋在场地移车、码头装卸的一线。

2月14日,所有车辆顺利抵达南京江盛码头集港,当晚起航前往上海,在疫情给国内和国际物流带来巨大影响的情况下,按时抵达上海海通码头,驶向智利、沙特等目的地。

疫情发生以来,上汽安吉物流“陆海空”齐发力,维持国内100条铁路干线、20条水路干线及3条国际远洋航线正常运行,组织协调国际空运力量,全力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上汽国际化经营战略,保障中国汽车品牌物流安全和跨国车企全球供应链安全,为上汽海外零售销量迎来开门红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上篇:江苏安吉智行启动“叉无忧”项目
下篇:抓牢机遇 化危为机
分享到

© 2020 安吉物流报
ICP备:

↑ TOP